弗里德曼新著《谢谢你迟到》:每个人都必须终身学习,无论你愿意与否

时间:2018年1月16日  作者:孙桂均  来源:凤凰读书  浏览:4977

  当弗里德曼的第七本著作,中文译名《谢谢你迟到》的译稿摆到我办公桌上时,看着这个书名,我一时竟感到有些--用一个我们互联网上流行的词形容--懵圈。

  这可不是弗里德曼的风格--书名看上去一般般,有点像散文题目一样的文艺范味道。像老弗这类记者出生的著名美国公知们总是试图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文字效果,譬如《世界是平的》,世界--地球是平的显然是违反科学常识的,以至于在《世界是平的》3.0版序言中,老弗还得费些笔墨来对不同意是"平的"的读者做解释--"我肯定要牺牲一些科学上的准确性以便换取更多的解释力"。你们对我的书名在科学常识上做纠结,这就是我需要的效果。

  老弗一直强调要追求高效和完美,在这个平坦的世界,任何个人,团队甚至国家,你必须快速奔跑,才能跟上科学与技术发展的时代潮流,否则就可能落伍或者被淘汰。多年来老弗全球采访商界,政界精英,在天空中在公路上在互联网上风风火火来去匆匆,然后写下让世人赞叹充满智慧和卓见的文字。现在老弗不着急奔跑了?欧美人是最反感赴约不守时的,与人约会被耽误时间还说谢谢你迟到,老弗怎么了?

  直到读完了他的这本新书,反复咀嚼和品咋,才觉得他取这书名是用了心思的。个人认为,一是,他有意与以前的作品高大上书名不一样,取个散文类的题目,反而更能引起读者的注意和兴趣。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二是,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呈几何级数的,非线性的增长速度,而人类社会综合适应性的诸方面是呈算术级数的,线性的增长速度。非线性增长速度会越来越快,而线性增长速度是匀速的恒定的一个常量,所以,人类社会的发展和适应性总是跟不上科学技术进步的速度,总是滞后的。因此,人类很有必要放缓一下奔跑的科学技术的步伐来做反思,来关注科学技术之外的那些领域,譬如气候与物种,环境与社区,政治与法律,道德与人伦,哲学与人文,合作与服务,终身学习与人情世故,等等,诸方面的改进与提高,才能缓解因不适应而产生的种种问题和矛盾。

  老弗欲借书名来表达缓一缓,拿点时间来反思和梳理的意思。

  老弗的文笔一直以来都有那种高屋建瓴的大气和视野,他对当今世界的把脉和描述的精准是很多技术精英以及政治领袖们都做不到的。因为他凭借著名报刊和普利策奖得主的专栏记者身份采访很多人中龙凤和出类拔萃之辈,集成了众多精英的智慧和眼界于一身,虽不能如精英和领袖们那样专而深,视野却高而广。读老弗这本书,给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海量的信息和数据,常常在我脑海里塞得满满的,不断掀起头脑风暴,纷繁复杂,千头万绪,纷至沓来,总是让我想到大数据和云的概念。做了一万多字的读书笔记,为了写本文,可是一直就抽不出个头绪,无从着手的脑满笔拙感觉。

  老弗是个玩文字的高手,他的字里行间浸透了自己的一些遮遮掩掩的情绪,话外还有话。他如同小说家一样,娓娓道来的那些生动,风趣抑或严肃的采访故事,主题人物,环境,所告诉读者的,只不过是海明威的文学创作"冰山理论"的实践,--让你看见的,只是浮在海面上的八分之一,而水下的八分之七,你自己去推敲吧。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世界又热又平又挤》《曾经的辉煌》中,表现出来的情绪是有些忧虑的,在平坦的世界中同场竞争,他看到中国,印度等一些国家飞速追赶上来的步伐,而美国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他担心美国会衰落。不只他,还有一大批忧国忧民的美国知识精英也同他一样,譬如因撰写《北京共识》而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乔舒亚·库珀·雷默等人,这些精英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喊醒美国政府和公民:不要停继续跑。而在新著《谢谢你迟到》中,老弗的情绪却是一反之前的那些忧虑而显得乐观起来。这是为何?

  在我看来,其实老弗的担忧,担心美国被其他国家超越,在可以预见的21世纪之内都是多余的,而乐观是应该的。老弗接触过那么多精英人物,听他们谈论科技前沿的风景和成果,对美国是否能轻易被赶超,心里应该是有底岸的。但老弗到底是西方人,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喜欢喊狼来了,不像我们国人脾性,好报喜不报忧。中国40年来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与进步确实值得骄傲和点赞,但是自我感觉良好到像最近一些媒体上说的,将很快实现弯道超车,却是盲目的不自量力的。人类自从蒸汽机革命开始进入工业化社会以来,所有的基础科学,核心科技,都是由欧美人首先玩起来,再带其他地方的人来玩的,所有的游戏规则都是欧美人制订的,所有的话语权都是欧美人的。中国抓住全球化的机会,40年之内由世界舞台的边缘快速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我们只是在补课而已,在利用别人的成果追赶别人而已。我们不能制订游戏规则,没有话语权,这是当下的无情的铁的事实。从20世纪中叶开始,第三次工业革命浪潮将人类带入以电脑,互联网,移动通信为基本特征和要素的信息化社会,而信息社会的领头羊基本都是美国人,连数理化微积分的发明人欧洲人都得跟从美国人,全球顶尖的科研机构和科技产品公司,多数是美国人开的。所以,在弗里德曼的这些书中,他所采访的科技领袖和商业精英都在美国国内,是这些风流人物发明和创建信息社会的核心技术,书写信息社会的游戏规则,譬如现在全球公认的通用操作系统windows,Android,linux,苹果公司的操作系统,连源代码都不公开;譬如办公软件word,office,等等等等。即便是欧洲人在移动通信领域首先研发和颁布了时分多址的TDMA技术标准之后,美国人也做到后发先至,研发和颁布比TDMA更优秀更好用的码分多址CDMA技术标准,迫使欧洲人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技术而采用美国的技术与标准,从而一统移动通信技术领域的天下。信息时代基本是美国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独领风骚的时代。

0

 


 欢迎访问南宁市图书馆网站,为保证浏览效果,请使用支持html5和css3的浏览器:IE 9+ 、Firefox 4.0 + 、Chrome 10 + 等访问。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