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鲁达传》:聂鲁达“双面绣”的一生

时间:2018年5月2日  作者:李福莹  来源:深圳晚报  浏览:366

  不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一提到智利的诺贝尔奖诗人巴勃罗·聂鲁达,经常引起非常两极化的印象:有人认为聂鲁达是爱情诗人;有的人则认为他是政治诗人。聂鲁达到底是爱国斗士,还是风流才子?

  他的身上也有很多弱点

  智利女作家维吉尼亚·维达尔在《聂鲁达: 闪烁的记忆》中,作了一个关于“双面绣”的比喻:对于聂鲁达来说,政治信仰就像土著民族的挂毯或东尼维镇斗篷的纵横条纹一样: 挂毯和斗篷都是双面绣,虽然采用的是同一绣法,但一面绣出了社会民生, 而另一面则织出了诗情画意。而这也像聂鲁达的一生、他的陨落和其死而不朽的人性光辉,不仅在二十世纪影响深远,甚至如今仍有鲜活的现实意义。聂鲁达用诗歌颂扬草木、鸟兽、汪洋、建筑工人,也通过文学和自己的一举一动诠释着政治身份。

  维吉尼亚说:“这不是一本传统意义上的传记,它是回忆录、传记的混合体;我想从朋友的角度,从女性的视角来展示聂鲁达其人、其事、 其诗,以及他对传播拉美文化和西班牙语的推动。他让世界认识了智利,用《马丘比丘之巅》为秘鲁旅游业做了贡献,用《漫歌》让世界了解了拉美的历史和追求。”

  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聂鲁达也有很多弱点,比如他认识阿根廷画家黛丽亚以后抛弃了他的原配和唯一的女儿,认识了歌手马蒂尔德以后又背着黛丽亚和新欢到圣地亚哥的家里同居,最后还和借宿在他黑岛之家、马蒂尔德的侄女阿丽西亚有了一段地下恋情。维吉尼亚并不想美化聂鲁达,或者给他盖棺定论, 而是通过对聂鲁达的观察,以及他和身边人相处的故事,包括一些曾经不为人知的细节,来让读者捕捉到聂鲁达一个尽量复杂、完整又不失矛盾的形象。

  他一直用诗意探索世界

  《聂鲁达传:闪烁的记忆》译者崔子琳介绍,在智利社会中,聂鲁达代表着一种我行我素的生活方式:在一个阶级意识根深蒂固、巴不得脱开土著的根而效颦欧洲的大环境下,他是个勇于推崇原住民文化艺术和本地特色的人;是一个没有被所谓的“文明”磨圆的人;一个从小反抗父权的叛逆者、成年后对法西斯主义口诛笔伐的战士;一个以捍卫一切美好事物为己任的诗人。

  聂鲁达的三段婚姻、数段情史不但展现了他有血有肉的爱,也表现了诗人对生命本身的深深眷恋。而诗人斗志昂扬的革命诗中所表达的、对智利和对拉美大陆人民的热爱,都根植在对自己拉美身份、文化认同和接受的基础上,从而把其笔下劳苦大众从抽象的概念变成了鲜活的血肉之躯。

  聂鲁达艺术作品获得的广泛赞誉,也反映了拉美对自己的身份从否认、抗拒、挣扎、纠结,到认可、引以为豪的过程。本书以聂鲁达其人和其文为线索,为读者展开了智利以及拉美跌宕起伏的二十世纪的历史画卷。聂鲁达的诗让人们看到,美存在于最平凡、最普通的事物中。作者维吉尼亚也和聂鲁达一样感性、有情,从而呈现了一个其他传记里找不到的聂鲁达:那个从没长大,用诗意探索世界、表达自己的孩子,和一位用毕生精力追逐美、爱与自由的诗人。

0

 


 欢迎访问南宁市图书馆网站,为保证浏览效果,请使用支持html5和css3的浏览器:IE 9+ 、Firefox 4.0 + 、Chrome 10 + 等访问。
关闭
关闭